人间三月,本是春光明媚的季节,而今年的三月天,桃花开得有些忧郁-----一双罪恶的手将春天剪开一道伤吐露的新芽滴着鲜红的血//我不是沉默的羔羊我的痛从昆明火车站隐隐延伸//当我的良知在春风里融化一只翱翔的鹰像失航的船瞬间
那时,还不到六岁,母亲带着二妹到很远的亲戚家躲生三妹,留下我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那时是生产队的计分员,经常不回家吃饭。我就带米和爷爷奶奶家搭伙,夜深了,父亲还不回家。屋外树梢的猫头鹰,把乡村的夜,叫得空旷而恐怖。昏黄的油
                                       文/孙璐康 不知道泪水是不是也会在阳光下惬意地笑?笑得妖娆。不知道思念是不是也会在轮回中慢慢地绕?绕心火烧。不知道背影是不是也会在月光下渐渐逝
文/夜聆离殇孤独,注定是悲伤的宿命;忧伤,总是随波逐流;心伤,只能在天空的白云中漂泊流浪。现实与理论的世界不是一部温婉的童话,或许这些往事会化成最美的那朵云,停泊在记忆里,拥有和失去会在这同一源头回响。岁月的阙歌,蔓在尘
“她与货物唯一可辨的区别,是在风中恣意飘飞的一缕缕乌黑长发。他小心解开缆绳——无话可说亦无事可做——他们的旅程开始了。这不是运送物资的短暂旅程的出发,而是新生活的开始,是在麻风病隔离区的生活、在斯皮纳龙格岛的生活的开始。
时光苍老了年华但是我们的友谊却一直在你我虽不常联系但是我们的心中却还是有着对方我们曾一起欢笑过我们曾一起努力过我们曾一起哭泣过我们曾一起吵闹过我们曾一起走远过如今我们分开了时光总是如此慌张我们还来不及准备未曾想过怎么办但
飘渺的季节轮换,又延伸到盛夏七月似火的时光,用汗如雨下形容炎热的程度,被难耐的炎热拥抱和亲吻的滋味一点不过分,丝丝烦乱又有一些喜爱夏季阳光暖溢溢的温馨,两种心绪悄然而至。怎样稍有避开七月似火的蒸烤,只有清晨的晨曦里有一丝
那段开心的日子作文(篇1)其实,快乐的日子也就一点点。长大后也要记得以前的样子。——题记总是感觉时光飞逝,到了阳光洋溢的年龄。回想起以前,小时候。并没有太多所谓“快乐的日子。”,只是看着像罢了。感觉幸福的时候,就是你最不
只见风起时,不见云动日。若盼有朝日,谁知是何时。莫看他人事,只因自无为。曾想摘星月,唯梦才圆之。要是东山起,还需精图志。特趁此宣誓,志从今朝起。不得明月,何以休也
侯以雷诗歌欣赏578手机13563765715QQ552952513【瞄】细瞄史书独逍遥,生死皆在同一招。生之长短实难料,有名无名在自招。如若一生为民意,或许万古乐逍遥。待到苍穹遇故知,恋之居多定围绕。【天堂与地狱】亘古
回忆到眼前的倒影放着一幕幕的往事,黑夜又一次覆盖了天际,关于从前的记忆开始变的淡薄,不是自己不想去回忆,只是怕又次的触及伤感的神经。看着曾经留下的心情笔记,每一篇里面的文字都乘载着那淡淡的忧伤,突然间合起,再也看不下去。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地回升出我的心坎”,听着蔡琴那首熟悉的歌,望着窗外蒙蒙细雨,我的思绪又回到那远去的时光。18岁那年,送走沉甸甸的六月,我孤独的站在陌生的变电站门口,用迷茫的目光,望
最后一碗水1971年6月27日下午,奶奶因病去世,享年78岁。她一辈子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把自己平凡的一生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自己的儿孙。奶奶一生哺育了四儿二女,男孩中我父亲最小。当时我父亲在学校教书,母亲务农,我仅7岁,
那场败落的花事摇落了春天的故事红肥绿瘦搭上秋的客船坠落在一座冰凉的城守候春天的女子徒劳地抹上胭脂红妆绽开了一脸的伤那场慎重的别离凄婉了眉间的顾盼月光照凉宣纸上的墨痕窗前的女子在衣襟上绣满了旧言拂过眉心的衣袖牵绕了一汪晶莹
微风拂过,卷起丝丝髻发。发,舞在空中,蓦然回首,你,在何处?流水潺潺,那似镜的湖面,映着世间万物,承载着一切的希望,流向远方。滴滴甘露中,定流淌着你笑靥如花的面庞。掬一捧清泉,缓缓洒下。缕缕阳光照在手上,手中残余的水珠晶
写你的时候一片雪滑落枝头三月的春天被一滴泪感动忍不住回头张望你依然伫立在村口如这小雪般温柔挥挥手已撩起思乡的哀愁我的爱情我以为死去谁知它却在地下再生当我想你的时候
手上的伤已经结了疤,心里的伤不知道愈合了没有。试着不去想你,可是,我的生活全部有你的痕迹。笔记本上网密码是你的生日,改了吧!玩的游戏登录密码是你的名字缩写+生日,游戏不去玩了。银行卡每张也是你的生日作的密码,不去取钱,能
一,岁末岁月的已经跨入年末的门楣,那些婉转在岁月的美丽已经隔成了曾经,有的被记忆折叠成美丽的句子,悄然落在指尖上,缓缓生出花来,芬芳着那些幽香的岁月,让人迟迟不舍归来,婉约着塞上江南的风景,旖旎着似水流年的曾经,你我在这
偶然间听到一首歌,就是下面这首,不经意的唱到心坎里,于是安静下来,回忆了又回忆,思考了又思考是哪个说的,一个人呆久了,就慢慢地不喜欢热闹了,一个人呆久了,就渐渐的会思考了。一个人呆久了,就会从快乐中剥离出来,体会淡淡的忧
曾经,我跟她都天真的认为谁都不会变太多,可,现在是谁都变了很多。她变了多少?我不知道。我自己的变化,我自己清楚。望着窗外一滴滴落下的雨,不知她是否也会注意?看风中飘落的淡紫花瓣,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也许,是她的讯息,告诉我
毕业如一窗玻璃,我捧着凛冽的玻璃,不避不躲一扇一扇地走过去,回头一看,只是一地的碎片,一地的流质。轻轻地,拿起一块碎片,在心尖刻下一首小诗。诗中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赠我情”的情深厚意,诗中有“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