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情结

上学的时候,在课本里读到江南水乡。便莫名地喜欢上江南水乡诗意朦胧的美,醉心那烟雨蒙蒙碧波翠,醉心那小桥流水景色新,还有那下不完的雨、流不尽的水。曾经幻想着,假如北方也能有江南那样充沛的雨水,贫瘠干旱的黄河高原就会被滋润的山清水秀,父辈们就能年年五谷丰登,岁岁衣食无忧了。更醉心的是可以领略一把油纸伞、三两个玩伴,吟唱着戴望舒的《雨巷》,解读那丁香般的江南女子,回味雨中那份幽幽哀怨与彷徨……

少时的幻想当然不会实现。但自2007年在嘉禾西车工作的两年间,才真正感受到这江南水乡的魅力。假如你要问我对这里的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会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地说,当然是水啦,要不怎么称水乡呢!

确实,嘉禾的雨多,自然水就多喽。而雨,是我初到嘉禾的第一感受。

记得初到嘉禾,迎接我的就是一场瓢泼大雨。当我走出郴州火车站出口,满眼都是扯天扯地的雨雾。犹如无数道珠帘,遮挡的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迷迷蒙蒙,广场上已是一片汪洋。好在这样的天气并没有引起我的懊丧,反而有点新奇、有点兴奋。试想在老家十年九旱的黄土高原,能见识上一场透雨,都是奢侈。往往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地皮不及湿透,就已经烟消云散了。即使来上一场畅快淋漓的大雨,那也是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拜老天的恩赐,所以北方才会是信天游里唱的那样“风沙茫茫满山坡”的情景。此时嗅着空气里久违的雨的味道,心中就像老家那方贫瘠的土地久旱逢甘霖般畅快。

我所在的佳通铸造公司位于坦坪乡西车村,距离嘉禾县城大约十公里左右。这里山清水秀,峰峦叠嶂,具有典型的江南水乡的特色美。听他们村里人说,相传很久以前,他们的祖先原本是临近的新田县盘溪头人,后来不知何故,背井离乡迁徙至此。因观此地东傍钟水河(也叫春陵河),西有一条蜿蜒流淌的小溪环绕,状如二龙戏珠之势,实为绝好的风水宝地,遂世代定居于此,取名西溪村。六七十年代重新划分乡镇区域,因与钟水乡西溪同名,才改为西车村。

姑且不论西车村的来历是否确凿,单单环绕着村庄的那条小溪,就让我对它喜爱有加,情有独钟。每每闲暇之余,总爱沿着小溪漫步。小溪的水很浅,挽起裤脚,脱掉鞋子,赤脚就可以淌过去;小溪的水很清,水底的鹅卵石、漂浮的水草,还有那调皮的鱼儿吐出的一连串的小泡泡,也清晰可见;小溪的水很甜,于盛夏骄阳底下,汗浸淋淋的灼烧的心头如火,踩着溪水中的石头蹲下身来,掬起一捧清清的溪水,咕咚咕咚喝个肚儿溜圆,那感觉真是爽啊!遗憾的是,我所知道的小溪的魅力,只局限在西车周边的范围。曾几何时,我总想循着小溪拜访它的源头,但往往总是半途而废。因为我的懒惰,因为我的华而不实的身体状况,更因为小溪两岸的原始风貌,犬牙交错的怪石突兀嶙峋,茂密的毛竹荒草深不可测,从未涉足的原生态的植物植被,让我不忍心打扰它的清静,不忍心吵醒它的幽梦!

如果把钟水河比作母亲的话,那这条小溪就是母亲怀抱里的孩子,而且还是一个文静的女孩子。是的,小溪就象一位清纯文静的小姑娘,一路微笑着,一路腼腆着,投进母亲的怀里。腼腆中,她染绿了青草翠绿欲滴,摇曳了垂柳婀娜多姿,映红了桃花娇艳绝伦;微笑中,她饱满了稻禾两岸飘香,成长了顽童的欢乐童年,惬意了优雅的田园情趣。

我衷心的喜欢小溪,喜欢小溪滋润着的两岸花红柳绿、稻禾飘香的旖旎风光;喜欢小溪带给人们的五谷丰登,殷实惬意的田园生活;更喜欢小溪潺潺流水的诗情画意,走进心里融入肌肤。直到今天,提起西车的小溪,总有一种思念的味道在心中。

一说起池塘荷花、虫唱蛙鸣,就会让人联想到江南水乡的情景。就像听到冰霜雪雨、风沙漫天,就知道是塞北高原一样。只有特定的环境才能够造就特定的景象。

那时候,我住得宿舍后面就有一湾不大的池塘。从职工食堂的后门出去,是一条铺满碎石子的小路,紧挨着小路的,便是那湾池塘。小小的池塘呈椭圆形,周围长着郁郁葱葱的毛竹及茂密的青草。惟有紧挨小路的一边被一溜儿青石台阶压出了一条缺口,青石台阶一直延伸到池水中。犹如渡口码头的模样,遗憾的只是缺少了来来往往的渡船。此情此景,颇有点“芳草萋萋无人渡”的味道,我疑心古人的诗句是专为这湾水塘而作吧!

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缘故吧,这里也是我跟我的同事们经常光顾的地方。盛夏的午后,我们就会从食堂后门溜出来,先在青石板上把衣服洗好,晾晒在池塘边的毛竹上,然后就一个鱼跃,跳进清凉的水塘里,那份凉爽的感觉真比吃个沙瓤大西瓜还要美。等到戏耍够了,毛竹上的衣服也干了,上岸收拾收拾,正好赶上食堂开饭时间。

也是在那个时候,让我这个北方的旱鸭子学会了游泳。说起游泳,是出于偶尔的机会,也是被别人逼下水的。我大小儿就对水有种恐惧感。在老家时,逢着下雨天,村里的泊池积满雨水,小孩子们就会下到泊池里玩水。我是从来不敢下去的,尤其看到有时候他们被泊池底的碎玻璃或瓷碗碎片划伤脚时,看到涌出的鲜血,更是心有余悸,越发不敢了。那天也是午后,看着他们几个跟鱼儿似的在水里游来游去,虽然有点儿眼馋,但总鼓不起勇气,只能坐在青石板上,把脚丫子泡在水里,享受着一点点清凉。这时,我同宿舍的李义游回岸边,我以为他要上岸,便没在意。谁知他突然哈哈笑着,猛地把我拽下水。刹那间,只感觉眼前一片灰暗,耳朵里清晰地听到水动荡的咕噜咕噜声,不由得张嘴喊叫,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水,涩涩的,还夹杂着水草的腥味。慌乱中,本能地手脚胡乱扑腾起来,好在李义的拽扶下,才浮出了水面。幸亏池水不太深,刚到胸口。其他人看到我的狼狈样儿,也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古有逼上梁山,今天逼你下池塘哦……”这会儿李义嘿嘿笑着说:“看看,人家都笑话你呢。有点儿志气着,我就不信你学不会呀。从今儿开始,收你作徒弟,喝上几回水就会游泳啦……”就这样被他们拉下了水。你还别说,事在人为,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人的。不到三天光景,我就游得有模有样啦,只是速度跟他们比还差些火候哦。后来胆子更大了,居然都敢跟他们去钟水河里去游泳呢。

不过,最惬意的,还是夜晚的池塘。没有了白天的喧嚣热闹,增添了几多宁静深邃。一个人坐在池塘边,看水面上映着的那轮圆月在飘渺的云层里钻进钻出,池塘便一阵儿暗一阵儿明,和着周围的青草毛竹影影灼灼,显得朦朦胧胧扑朔迷离。耳边,草丛里的蛐蛐紧一声慢一声地演奏着小夜曲,引诱的水里的青蛙也跳上漂浮的浮萍,“咕儿呱、咕儿呱”敲锣打鼓地应和着。远处、近处,草丛中闪烁着小小的亮点,一点、两点、三点……越来越多的在闪烁,像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嬉笑着,又像走路的路人打着小灯笼,摇摇摆摆款款而来。哦,那是萤火虫在炫耀它迷人的舞姿。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在这夜色里弥漫开来,融化在这一湾池塘里。

只可惜,这湾池塘再也没有了。今年九月去看凌云豆腐节路过,听以前的同事说,公司扩建铸造车间,已经被夷为平地。当年的池塘美景韵味,只有在梦中再现了!

回忆总是美好的,对于这里的山山水水,点点滴滴,总像有种初恋的感觉。多年以后,还是记忆犹新。因为,这里,终于圆了我那醉心江南水乡的少年情结。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