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

有人说:'三十岁之前不愤青,是傻叉,三十岁之后还愤青,还是傻叉"。那么,如果看到近来的两则新闻报道,就注定一生傻叉了。一则是60岁教师对6名小学生的性侵;一则是医院大夫贩卖婴儿于襁褓之中。

这两件事情的经过不忍心赘述想必有耳目的人都略有所闻,说出来就感觉脊梁上会冒出冷汗,汗颜!汗颜!丢人!丢人!以前碰到诸如此类的人,我们会想到丑陋的中国人,现在看来他们还算不上,简直就是禽兽,有过之无不及,禽兽不如!这两则新闻有异曲同工的相似之处就是吧罪恶之手伸向花朵。九江陶表功以补习功课为名,在午间休时间,将小学生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外,要求她们在门外排好队,一个一个进去接受“辅导”。陕西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张某从“白衣天使”到贩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退休之际,陷入了人生的黑洞——她把新生婴儿抱出产房,卖给跨省贩婴团伙。更发人深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犯罪行为竟然实施得相当顺利。

读史常常困惑:拥有广泛的“广场民主”的希腊、罗马,为什么同时保留最血腥残忍的蓄奴制度?为什么人们可以日日纵论人性的高贵,夜夜感恩诸神的仁慈,可一回家,就算活活磔死一名奴隶也没邻居出来说声“不”!?

同样的困惑也在当下——我们已拥有第五艘搭载太空人的飞船,我们的海外消费让世界为之惊叹,我们的博士群全球第一,我们的综合实力世界第二,却无奈于一桩又一桩的性侵案、一桩桩贩卖儿童案在小城小镇、在老、少、边远不断地发生——都是我们膜拜的老师,都是我们敬畏的“园丁”,都是救命于生死的天使。且看他们白天求仁,晚上求金;人前求知,人后求淫。人前是天使,人后是恶魔。我们的共和国怎么就没办法呢?这种恶心的事为何频频上演?

如果还有人把我们冠以“文明古国”“礼仪之邦”,那么,看到这些每天都充斥这耳目的恶心事件比吃了苍蝇还恶心。鲁迅八十年前说:“在中国,尤其是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捽摔伤的人,路人围观或甚至高兴的人尽有,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八十年前是,八十年后还是。我们不可能说全部的中国人都是劣等的人,但每每上演的这些人中“奇葩"则算是丑陋的中国猪了。现在,无论什么事发生在我们的身边,都习以为常了,“社会上事无大小,都恶劣不堪,像一只黑色的染缸,无论加进什么新东西去,都变成漆黑。”我们每天的视而不见,每天被奴化,等哪天这种不堪入目的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只有欲哭无泪了。

在民国时期,对社会的抨击尚可遭到军阀的镇压,这说明当时的政府尚且知道痛,而现在,若愤青,就只有封号,意思就是你闭嘴吧,全民麻木。借用柏杨先生的一句话结束“要改变中华民族的气质,绝不能仰仗‘大人物’动手,应先由‘小人民’做起。”我们要自己行动起来把这些丑事歼而灭之!

清晨一缕阳光/文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