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故事能逃出一首歌的结局

如今已是岁冬。寒冷。世无常道,犹有故疾。

尘事行走,缓急自由。枉梦那堪长久,云衣花容。若匆匆,无处从。人间忧愁早易主,偏有异客强留。君情薄,妾意浓。

三杯两盏,三言两语,不及三心二意。许你清风落照,轻晨自与。一杆两尽,一语两义,怎敌一厢二女。朱楼雨露晶莹,良人已去。

我们一同走,一起讲故事。

我讲了一半,你却没有讲下去。

于是故事停止了,不再继续。

后来你说,我们的回忆不多,我会很快恢复振作。

你说对了,对了一半。

我没有一蹶不振,还在向前。

我们的回忆真的不多,可我没有放弃行走。

于是,我们的故事结束了,我的故事还没完。

很多人喜欢做两件事:留一个看得见的伤口,等一个等不到的人。所有的情绪,都成了这里阴绵不尽的雨。宁愿从不曾见,宁愿长候无期,不愿来生后世再有一个你。你却来我梦里,又在午后相遇,寒暄三两句,缓缓归矣。每此每往,番番牵系,你终成了丝缕挂绊耗不尽的呓语。我深知爱情自有天意,即便千百次匍匐,换不来一回倾倒。我遍身垢土华丽地微笑。

雨后的风景会更好看。只是因为没有你,不再恋独自旅行。再好的风景,感动不了一颗关上的心。

怀念中学那个混蛋的自己,总觉怪好,尘埃里藏着干净的阳光,至少好过如今要搭不搭的微妙。无法无天地淘乐,自由自在地愚闹,没心没肺地叫笑,就连时光,也可以轻易去嘲叹,何况是一些被莫名的原因冲散后再也无法找寻的味道。愈加患得患失畏首畏尾的日子里,想明白或许是从前太过张扬,现实捆住我手脚以示教训。在这些即将成为旧时光的时光里,我还蠢昧地活在嗔怨里,毫无知觉,何谈自拔。

满满的失落在怀里散步,拿什么对你说最暖的情话。勿言抱歉,我没有眼泪可以浮夸。

龙猫一直撑着梽月送的那把伞,在梽月需要它的时候便会相助。

我多想送你一把伞。

不为你能助我,只愿它能陪你。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